唐婉与陆游

钗头凤·红酥手

宋 ·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

宋 ·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陆游出生于名门望族、江南藏书世家。

陆游出生于两宋之交,成长在偏安的南宋,民族的矛盾、国家的不幸、家庭的流离,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陆游自幼聪慧过人,先后师从毛德昭、韩有功、陆彦远等人,十二岁即能为诗作文,因长辈有功,以恩荫被授予登仕郎之职。

可是,最能为人传道的,当属陆游和她表妹唐婉的悲情爱情故事了。

唐婉,字蕙仙,自幼文静灵秀,陆家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

陆游的父亲陆宰曾任转运副使,舅父唐仲俊现任光州通判,两家可谓门当户对,亲上加亲。

而在陆游唐婉成婚之前,因为科举考试,陆游曾经在十六岁和十九岁时两度在临安舅父家中读书,两人一起度过了无数快乐的时光。

陆游二十岁时。在父母的安排下,陆游迎娶表妹唐婉为妻。

两人的婚姻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式婚姻,可是却超乎寻常的幸福。

陆游在结婚之前两度参加科举都铩羽而归。结婚之前的那一年。正因为科举落地,父母以为,陆游年岁不小,不如先成家,成家之后,陆游自然应该安心读书。

可是,婚后不久,母亲唐氏就发现,陆游不但没有收敛心志,专心读书,反而比婚前更加贪玩,整天在房中和唐婉吟诗作画,把科举完全抛在脑后。

陆游的祖上本是世代务农,到高祖一代以科举发家,之后的祖父、父亲一辈,许多长辈都考中科举。

父亲仕途不顺,早已赋闲在家,振兴陆家的希望,就完全寄托在陆游的身上。

婚后两年,唐婉都没能给陆家添丁,这让陆母更加气愤。

于是,唐婉就有了两大罪名:让陆游倦于科举,影响仕途;婚后三年不孕,不能传宗接代。

在唐婉过门之后不到三年,唐氏就对自己的侄女唐婉厌恶不已,最终,陆母下令,强逼着儿子把唐婉赶走,逐出陆家家门。

陆游不敢反对母亲的命令,可又不忍心伤害唐婉,于是陆游就在山阴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租了一栋宅院,瞒着母亲,金屋藏娇,让唐婉先住了下来。

终究纸还是包不住火,消息还是被母亲唐氏知道了,她带上许多丫鬟主仆,安排车马,亲自将唐婉送回了临安娘家。

唐婉的父亲得到消息后,大为生气,就算唐婉不能生养,完全可以依靠纳妾,解决传宗接代的问题。至于陆游厌倦读书,完全是陆游的问题,他想不明白,两家本是兄妹至亲,竟然做出如此绝决的事情。

或许是出于赌气,不肯低下头求饶,或许是对于至亲亲情的失望,唐婉的父亲并没有打算把唐婉送回陆家。

于是,在唐婉回到家中不久,父亲就把唐婉嫁给了皇族宗亲赵士程。陆唐两人复合的希望彻底破灭。

数月之后,在母亲唐氏的安排下,陆游迎娶了同为官宦之家的王氏,次年就为陆家添得一子,婚后四年,前后生下四个儿子。陆母很高兴,开始享受天伦之乐。而陆游,一方面畏惧母亲所代表的封建礼法,一方面对唐婉深深愧疚。

经多方打听,唐婉再嫁的赵士程本是皇族宗亲,门第远胜陆家,赵士程喜好诗文,为人谦恭,口碑不错。陆游也只能把心中的失落埋藏起来。

再婚之后,陆游又多次参加科举,可依然名落孙山。时运不济,始终不得发迹。陆游与秦桧的孙子同时参加科举考试,后遭秦桧暗中迫害,只要秦桧掌权,陆游基本没有希望出头。

回到家乡的陆游,灰心失望,闭门读书。苦闷之际,陆游闲步野游,不知不觉来到了沈园。

唐婉再嫁之后,陆游和唐婉已经足足八九年未见。赵士程体恤唐婉住在深宅大院难免寂寞,于是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带上佳肴美酒,带上丫环仆妇,两人前往山阴名胜沈园踏春。

正当唐婉和赵士程频频举杯,气氛温馨无限的时候,唐婉无意之间瞥见了远处一个落寞而熟悉的身影。

当唐婉看到陆游的时候,陆游也正向唐婉处张望。

陆游本还在猜想,是哪个豪奢之家,出游的场面如此之大,一瞥眼却看到唐婉,登时呆住了。

陆游虽然未见唐婉,但多多少少听到许多传闻。虽然赵士程对唐婉极好,七八年未孕也对唐婉始终如一,可唐婉的心中始终放不下陆游。今日一见,陆游更觉得唐婉比多年前憔悴许多。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此生无缘再聚!

就在陆游失魂落魄的时候,赵家的仆妇来了,说主母有命,送来一壶美酒,几碟小菜。陆游几杯酒下肚,心中万千愁绪涌上心来。醉后的陆游有几分狂放,找来笔墨,就在沈园的墙壁上当众题词一首: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犹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写完此词之后,陆游大醉而归。

可是,陆游没有想到,他的这首词打破了唐婉原本平静的生活,甚至可以说,直接导致了唐婉最后的死亡。

这篇诗词最终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归家之后数日,唐婉忧伤不已,追思往事,唐婉也写了一首《钗头凤》,与之应合: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唐婉写下此词不久,就抑郁而死。很多年之后,陆游几经辗转,才得到唐婉的这首词。当看到唐婉的《钗头凤》之后,陆游痛哭流涕,悔恨不已。

一晃,又过了数十年,陆游已经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当陆游再度回到沈园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切,心中悲痛,不禁又写下《沈园》一诗: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一生以创作抒发慷慨激昂的报国热情和壮志未酬的悲愤的诗歌为主,在为数不多的爱情题材诗词中,关于沈园的诗词占了大半。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沈园》二首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 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沈园里面的花开如锦,花朵盛开娇艳的样子就像你(唐婉)当年和我初次相识一样美。最美好的回忆都过去,美人终究变成黄土,只可叹幽梦太匆匆。)

这首诗的名字叫春游。

这是陆游生前的最后一首诗作

 

分类: 人世间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