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日,某视频平台搜索《晓松奇谈》

无法正常显示,疑似被下架,

引来众多网友关注和热议,

但截至目前搜索“高晓松”

视频源仍能正常播放。

近年来,高晓松借《晓松奇谈》,

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系列奇谈怪论,

属实称得上是“奇谈”。

但这里的“奇”并非“独特、新奇”,

而是移花接木、断章取义、

制造和传播谣言,

用历史虚无主义抹黑历史文化。

甚至力挺靖国神社、

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

作为公众人物,影响极其恶劣。

一、洗白何应钦蒋介石称其为坚定的抗日派,

否认蒋介石消极抗日与积极剿共之实

在《晓松奇谈》的《风流少帅张学良》一集中,高晓松宣称:

“何应钦怎么会是亲日派呢?何应钦是相当激进的反日”。

而事实是,何应钦担任军政务部长时,是著名的亲日派。以下为《岗村宁次回忆录》对何应钦的描述:

何应钦:“我任军政部长以来,就提倡中日合作。”、“中日相战,两败俱伤,结果将使共党势力扩大”。

(日)冈村宁次 / (日)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版1981年版

后高晓松又意犹未尽地说到:“蒋介石本身就是反日的”,否认蒋介石消极抗日。

而事实是,1931年夏以来,在东北,日本先后挑起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在华北,挑动石友三叛乱,策动阎锡山回晋,迫使张学良抽调东北军精锐入关弹压局面。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采用“以不抵抗为抵抗”。

“蒋中正电张学良,谓现非对日作战之时。”——《中华民国史事日志》1931年7月12日如此记录。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1931年7月12日如此记录。

蒋介石在1931年7月23日《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中宣称:“攘外应先安内,去腐乃能防蠹……故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之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之统一,则不能攘外。”(见《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30卷150页)

《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30卷150页

“九一八事变”三天后,蒋介石致电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一军第21师师长刘珍年,要求“不抵抗”:

“烟台刘师长勋鉴。哿辰电悉。日军侵鲁,已提出国际联盟。此时我国应上下一致,严守纪律,确定步骤,勿为日人借口。故先劝告民中(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国际之公理与国内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如果其海军登岸,则我方划出一地,严阵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时须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之。中正,养午。”

同时,蒋介石还给张学良发出如下指示:瀛眷及尊府家属想均已安全离沈。遥深系念。请代慰问。再青岛海军,鄙意可迅予集合塘沽。因在青或恐与日舰发生万一意外,集合塘沽,则在各国军舰监视之下,较为安全。请即酌行。中正,养印。

二、胡说九一八事变因张学良而起

否定西安事变的正义性

在《风流少帅张学良》一集中,高晓松说张学良晚年承认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指西安事变),并阴阳怪气地说到:“国家被你(指张)弄成那样子,你就是想出名而已”。

此处,高晓松的立场已经是不认同“西安事变”。随后,他又补充:“抗战可以不那么早开始。”

可见,高晓松是完全反对国共建立统一抗日战线、反对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西安事变”的。

同时,高晓松把九一八日军侵华的原因,也归结为“张学良导致九一八事变”

中外对于九一八事变的史实早已探察清楚,日本的侵略行径早已定性,高晓松简单说“张学良导致九一八事变的、乃至中日战争爆发”,实为不妥。

事实是日本早已制订了“先吞并中国东北,再染指华北,最后侵略中国大陆”的野心策略。将九一八的爆发的原因归于张学良,或把注意力放在日方宣称的“不扩大方针”上,只会被带入美化日本侵略、为日本政府脱责、洗白日本当局侵略行径的路径上去。

同时,张学良未曾后悔发动西安事变:

1992年,张学良对唐德刚说:“至于你们问我,为什么会有西安事变,我只能这么说,我相信中国一定要统一,要枪口对外,不要再打内战了。这是我的一贯信仰,从东北易帜到西安事变都如此,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P1194)

更进一步来说“九一八事变”中的不抵抗,到底谁负主要责任?

下图为1933年蒋介石手令原件:“侈言抗日,立斩无赦”。

当时国军很多将士抵触“剿匪”,欲北上抗日,蒋介石为此下达了此手令。

从“济南惨案”到“九一八事变”前夕,再到“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是贯穿始终的。蒋介石都是“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的作俑者和决策人。

张学良的确执行了蒋介石下达的命令,但是洗白蒋介石,只批张学良,用心为何?

评价张学良理应坚持历史的态度,“西安事变”是完全正义的,对全民族统一抗战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高晓松却对张学良持全面批判态度,其目的无非就是意欲颠覆西安事变的正义性与历史贡献,进而否定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重要性。

顺便指出,高晓松还随口编造,把卫立煌的下半生“发”到了台湾。

在《风流少帅张学良》一集里,高晓松还言之凿凿地说到,“在西安事变中被张学良抓起来的一批人啊,什么陈诚、卫立煌、蒋鼎文跟着蒋介石去了台湾以后,出了一本诗集骂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然而事实是,卫立煌 1949 年1月从南京逃往香港,1955 年3月返回大陆,终生未去过台湾。这是基本的常识,高晓松的谈史态度不得不让人怀疑。

中央档案馆:《毛泽东欢迎卫立煌回国的电报》1955年3月17日

三、参拜靖国神社,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

今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日当天,高晓松此前认同日本靖国神社的一系列言行也被扒出。

据悉,高晓松在某一年8月15日去参拜了日本靖国神社,并录制视频大谈特谈自己的“感想”。

据高晓松透露,当天神社中的人不少。在参拜靖国神社一事上,他认为这些人是在祭奠自己的亲人,并说道:“当然是可以纪念的,这些人是亲人,我爷爷、我爸爸,就是进去祭奠他爷爷、他爸爸的。那是为国战死的嘛,也不是战犯。”

但凡有一点常识的中国人,都知道靖国神社是什么所在。

高晓松为侵略者辩护、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的用心,令人齿冷。

四、给民族英雄郑成功扣上“大倭寇”的帽子

在高晓松另一个节目《晓说》的第二季43期节目中,他竟诋毁郑成功为“大倭寇”。

用“倭寇”攻击民族英雄郑成功,这绝不是意识形态分歧,而是要从根本上挖断中华民族精神,以所谓“历史趣闻”来传播历史虚无主义,真正用意是在舆论上与“台独”势力去中国化运动互相呼应。

郑成功是一位名副其实、光照千古的民族英雄,无论是国共两党,还是北洋军阀,或更早一些的大清王朝,对他都是敬重有加,年年祭典。

他最大的历史功绩就是收复台湾,而且是从有“海上马车夫”之称的荷兰人手里夺回了台湾。1661年(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3月,郑成功率大军横渡台湾海峡,经8个多月的浴血奋战,终于迫使荷兰殖民者于1662年2月1日在投降书上签字,收复了被外国侵略者占领38年之久的台湾之后,台湾世代民众尊郑成功为“开山圣王”。

郑成功在台湾不仅具有文化历史概念的意义,更具有中原政权法统延续的强烈象征。

无独有偶,在郑成功的出生地日本平户,每年郑成功忌辰的那一天都要举行公祭。日本方面这一举动,隐藏着借炒作郑成功生于日本而暗指台湾归属未定的野心。

但是,连日本都不敢公然给郑成功什么“名分”,高晓松却用“倭寇”一词把郑成功推到了日本一方,也推到了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其人贼胆之大,骇人听闻!

再结合他的“著名”言论:“台湾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并不准确”——我们对高晓松的用心和立场,还不容易作出判断吗?

该视频大陆禁播

擦亮眼睛,细读一下,这里所有的标题都令人触目惊心。

五、热心“歌颂”美国、吹捧印度,

因为据说它们“民主”

高晓松还讲到:“我见过的军人地位,最受人们尊崇的就是美国。”

结果爆出了美国警察当街虐美军军官陆军中尉纳扎里奥的事件。打脸相当快!

高晓松这段话,被中央政法委官方微博给直接挂了出来,然后讽刺道:

懂了!在美国这叫“尊重”。

为什么高晓松这么热心地“歌颂”美国呢?

在《晓说》第一季中,高晓松称自己为“华裔”。我是拿了美国国籍的华人。

他还在视频中说:“对中国最好的就是美国。”

高晓松还热衷于吹印度。

在他看来,印度之所以那么美好,是因为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

反观我们呢,“统一了思想口径,统一了口径”,没有那么快乐。

但高晓松可能想不到,就是印度这样一个民主国家,在疫情来临的时候会爆发如此大的危机。

在高晓松快要结束印度话题的时候,他真心地感慨:“印度整个社会的平和,到处见不到警察,贫民窟里那么大但是犯罪率很低。”

到处见不到警察是件好事吗?

根据统计,在印度——

每小时都会有3000名女童成为“新娘”;

每天都会有四位妇女死于家暴;

每年都会有1000多名女性被硫酸毁容;

成千上万的婴儿被流产,其中99%都是女婴……

这些都是“印度吹”不说的真相,去印度的贫民窟看看,那里才是最真实的印度。

六、用“党卫军”公然攻击、污蔑我人民军队

更过分的是,高晓松曾经公然攻击、污蔑我人民军队。

高晓松非常狂妄地说“听党指挥的军队叫党卫军”,“军队永远是属于国家的、属于人民的,永远不能属于任何一个党,军队如果属于党,这个国家就完了”。

什么是党卫军?

这是德国纳粹党的法西斯特务组织和军事组织,1946年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宣判为犯罪组织。

用“党卫军”来蔑称我们的人民军队——其心何其毒也!

早在2010年,高晓松就曾发布过微博,抹黑党的古田会议,污蔑我们党“在这确立了打土豪、当土匪的革命方向”。

七、奇谈谬论不计其数

高晓松的“奇谈”远远不止上述这些……

标题:汉人无音乐……而且全怪老祖宗;

标题:汉人无音乐 都怪老祖宗

明朝是一个“三无”朝代;

再看一下网友们整理的他在直播间的胡言乱语:

高晓松披着一件解读历史的外衣,

然而,

在他肥大的脱口秀袍子里藏着的

尽是包藏祸心的私货,

这些私货有一个总名称——

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就是历史,

历史容不得“奇谈”。

“奇谈”怪论的结局只有一个,

就是——

被历史埋葬!

综合整理自:

1、思想火炬公众号:《高晓松的历史虚无主义传播与危害》
2、中国历史研究院微博、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络安全产业发展中心,理水:《“九一八事变”不抵抗,谁之过?!》

3、中国历史研究院微博,王希亮:《九一八背后——日本险恶的“侵华共识”》
4、(日)冈村宁次 / (日)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版1981年版
5、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1979年版

6、徐泓.卫立煌海外归来揭秘[J].江淮文史,2017(03):81-86.
来源|中国历史研究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