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① 珠海金山软件园外景。

图② 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右)与雷军合影。

图③ 金山办公CEO章庆元轮值客服,推动了“高管客服月”制度诞生。

(资料图片)

不少人每天都在用WPS,但真的了解它吗?

WPS Office是由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一款办公软件。说起金山办公,这里有少年天才的一战成名,也有与世界巨头的商业大戏,更有反败为胜的巅峰时刻。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有一条企业花了33年才蹚出的自主创新之路。

在世界巨头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极少有企业能翻盘,但金山办公做到了。

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主要产品月度活跃用户(MAU)为4.94亿,其在Android、IOS、Linux、Mac上的用户量都稳居第一。其中,Windows平台上有60.6%的电脑安装了WPS;WPS Mac版本更是名副其实的“榜霸”,上线593天,其中449天总榜第一,592天效率榜第一。

从高光到落寞

刚起步时,金山软件和WPS有个极其闪亮的登场,缘于故事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如今互联网圈的“顶流网红”雷军,另一个是被誉为“中国程序员第一人”的求伯君。

1988年,年仅24岁的求伯君在深圳一家宾馆封闭式独自钻研了4个月,敲下10万行代码。当他走出房间时,与他一起亮相的还有中国第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办公软件WPS。

1989年,求伯君正式推出WPS1.0。书店里,最畅销的计算机类书籍是WPS教程、WPS使用指南;在办公软件市场,WPS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0%以上。正是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1992年雷军加入了金山。

1994年,微软进入了中国,并主动向金山软件抛出橄榄枝,希望与WPS在格式上兼容。年纪尚轻的金山软件答应了。

1995年,微软发布了Windows95,Intel发布了奔腾处理器。电脑史上著名的“Win-Tel”联盟第一次展示出了它的强大,Windows系统下Office软件迅速赢得了消费者,DOS系统下的WPS跟着这个古老的系统一起,被市场抛弃了。

更要命的是,当时盗版横行,让包括金山软件在内的中国软件业如坠深渊。微软可以用全球市场的利润来分担在中国市场的损失,但仅靠软件销售吃饭的金山,面对几乎断流的营收就是断了生机。求伯君卖了自己的别墅,给员工发工资。

“一根筋”做办公软件

接下来的10多年时间里,WPS都处于命悬一线的状态。1992年加入金山的程序员章立新清晰记得,那时公司出差的住宿条件从燕山饭店变成了小旅店,每年2次旅游减到1次,但是工资和奖金从来没有拖欠过。

“公司十分注意保护一线研发人员。”金山办公副总裁肖玢当时是WPS的销售负责人,她回忆说,“当时公司绩效考核的宗旨就是要让公司活下去,要对得起我们的研发,让研发人员能够留下来。”

肖玢说,那些年自己去走访客户时,对方的第一反应都是:“WPS还活着呢?”

WPS一直活着,虽然异常艰难。

面对当时的竞争压力,金山决定做一切可以赚钱的事情来养活WPS。

在互联网世界,游戏一直是最大的“现金牛”。那时的金山是国内首批做游戏的企业,包括《中关村启示录》《剑侠情缘Ⅰ》《剑侠情缘Ⅱ》《剑侠情缘之月影传说》等,曾创下当时国内单机游戏的销量纪录。除此之外,还有《金山毒霸》《金山词霸》《金山影霸》《金山快译》,那些年,市场需要什么,金山就做什么。

从这个角度看,公司的眼光、技术、营销能力都是一流的,但就是有点“一根筋”。否则,金山怎么会像个“傻瓜”一样,不顺势转型成一家游戏公司去赚钱,反而把赚来的钱继续投入看不到希望的WPS。

这是货真价实的商战,需要大量资金和人才。

2001年底,我国政府首次大规模采购正版软件。历时半年,WPS Office凭着公文模板的优势,终于获得了北京市政府采购订单11143套。然而,肖玢说,公司经常接到客户电话投诉,说他们安装WPS软件后,系统盘爆了。

类似的兼容性问题频繁发生,让一心想做出最好软件的金山软件很有压力。2002年,刚刚缓过一口气的金山决定推倒WPS的底层代码,重写一版。

这一决定需要投入账上仅有的3500万元和大量的研发人员。正当雷军为启动资金发愁时,科技部“863计划”正式批准金山承担“863计划”信息技术领域软件重大专项桌面办公套件课题研究开发任务,在研发资金上给予重点支持。

如今的金山办公CEO章庆元正是当年WPS2005开发团队的技术负责人。他回忆说,“当时大部分用户已经习惯了用微软Office,若要无缝切换,就要在保证自主知识产权的前提下,实现对Office高度形似与深度兼容。公司技术人员写了500万行代码,干了3年苦工”。

一边开发新版本,一边维护老版本,金山与微软在中国市场上展开了激烈竞争。

这是肖玢加入金山后的第一场硬仗,至今印象深刻。

“从表面上看,这是用户的习惯问题。实际上那是一个生态问题,因为用户不是单纯写文件,还需要很多接口,包括OA系统的兼容性。WPS当时是一款小众产品,OA厂商不会花代价去做兼容。”如今回想起来反而让肖玢明白了当初的痛点,“我们那个时候不是难在自己,而是市场环境。”

逆转巨头的秘诀

2005年,推倒重写的WPS2005完成后,受到业界高度认可。出人意料的是,金山办公决定将辛辛苦苦开发的WPS2005免费提供给个人使用。如今回过头来看,这一举措恰恰踩中了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免费使用,流量为王。

“个人免费策略对To B业务帮助很大,很多人已经在使用了,所以我们的销售人员过去谈合作就容易得多。”章庆元说,“当时盗版那么多,个人业务也赚不到钱,就按雷军所说,干脆大大方方送了。”

这个策略帮助WPS稳住了人气基本盘。资料显示,WPS2005推出3个月后,个人版下载量就突破3800万。金山办公WPS云平台运维开发组工程师谭建新就是在大学校园的电脑里,第一次下载了WPS。对WPS的亲近和熟悉也让他在毕业后加入了金山办公。

不过,不挣钱的个人版再红火也不能改变金山办公和WPS的窘境。要生存,还得到市场上去打拼,去攻有付费能力的政企客户。这是所有大型软件的沙场。

2004年底,我国启动各级政府使用正版软件工作,省级政府软件采购工作率先启动。这既是我国政府履行入世承诺,也是国家为了扶持民族软件自主创新设立的竞技擂台。

乘着国家软件正版化的春风,新版WPS2005大展拳脚。据统计,2004年政府采购中,WPS Office 2005获得了几乎全部省级政府的采购订单,WPS Office 2005(政府版)在办公软件采购中的市场份额占到了56.12%。

在同行业竞争中,WPS为什么能胜出?金山国内政企事业部北京大区总经理包宇欣总结了两条:技术先人一步,服务用户第一。

他还记得加入金山办公后谈下的第一个客户是鞍钢集团。“按照软件正版化的要求,鞍钢必须采购正版软件。”包宇欣在沟通中发现鞍钢有个痛点,就是生产审批流程特别长且程序多,文件流转速度慢。

包宇欣认为,如果把WPS的在线办公技术与鞍钢的OA系统结合,应该能实现移动审批。就是这个点子打动了鞍钢。最终,双方一起完成了鞍钢OA系统的内嵌升级。

从2003年非典疫情暴发、传统线下销售渠道中断,雷军就为金山办公制定了进军互联网的大方向。在协调旗下卓越网加大销售、服务力度的同时,金山办公意识到互联网才是未来。2007年起,WPS已经开始尝试“客户端编辑+服务器端存储”的在线办公新模式,完成了技术的早期积累。

接下来的几年,WPS又推出了更适用多人协作场景的金山文档、专门用于表单统计的金山表单,全面发力移动办公。而老对手微软在多人协作、在线办公方面的进展要明显落后于金山。

北京城建信息化办公室主任王绍康就是被金山办公的云技术和服务所打动。他说:“2014年市面上做云办公的企业中,金山办公技术是最好的。而且,金山办公有很高级别的研发团队跟我们一起开发,两个企业的人就像一个部门的同事一样。”

2020年,北京冬奥官宣金山办公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官方协同办公软件供应商。冬奥组委技术部项目助理郝文卓告诉记者,合作以来,WPS产品应对冬奥组委会与各个国家的沟通毫无问题,格式兼容、功能丰富,极大地减轻了他们的沟通成本。

就这样,从政府客户到企业客户,WPS的阵地越来越大。截至2020年12月,国务院组织机构中使用WPS用户达62家、国内中央企业中WPS客户达93家、全国商业银行覆盖了133家、省级政府中覆盖33个。在我国所有地级市,WPS均已实现全部覆盖。

章庆元介绍,从2020年除夕开始,金山办公旗下金山文档的用户数量暴涨,15天内月活用户增长1亿,最高峰达到2.39亿。谭建新说,他们与金山云的同事加班加点才完成了紧急扩容。

积极建立生态和标准

我国已经进入疫情常态化防控阶段。章庆元说,“现在用户已不只是用WPS或者金山文档做疫情相关的信息,而是更多用于工作中。从用户留存看,我们的数据依然保持在高峰期七成至八成”。

包宇欣告诉记者,以前办公是单人作战,但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都需要移动办公和协同办公,多人共享编辑文档和PPT。WPS和金山文档正好符合需求。

资本市场也看好金山办公。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金山办公股价从180元左右,最高上涨至521元。

“上市了,股价涨了,在研发投入上胆子可以更大些了。”章庆元笑着说。

与世界巨头竞争需要硬碰硬,金山办公必须在技术上持续不断地追赶。2020年,金山办公研发投入合计为7.11亿元,同比增长18.72%,研发费用的营收占比仍保持在30%以上;研发人员数量为1923人,占公司总人数的比例上升至70.39%。

“33年的发展历程里,WPS有相当一段时间在与微软竞争。一开始公司以为做好一个产品就能赢。但慢慢发现,中国软件和国外软件企业竞争,本质上不是产品的竞争,而是生态和标准的竞争。”章庆元认为,在Win-Tel时代,微软掌握了优势,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金山办公迎来了新机遇。

当前,我国正在推行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发展战略,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政府为企业自主创新搭建的又一条赛道。

目前,金山办公正在参与国内UOF(中国国产文档标准)和OFD(版式文档国家标准)的建立。2020年,国家税务总局已明确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需采用符合国家统一标准的OFD版式。

“我们一直在民用市场领域竞争,产品和服务的成熟度足够强。”章庆元说,随着信创市场的发展,UOF和OFD一定会成为中国市场的主流办公标准,金山办公有信心在全球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