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会垮掉吗?
就在几年前,这家韩国巨头,刚刚打败高通、英特尔,问鼎全球半导体第一,引来韩国人一片欢呼。
可如今,他们却心急如焚,为这家关乎韩国命运的企业感到担忧。

01

韩国人慌了

“请拯救三星!”

眼下,这种来自民间的声音,响彻韩国。

在网络上,大量网友留言,请政府出手,扭转三星乃至韩国经济的颓势。

今年上半年,受半导体行业低迷的影响,三星电子业绩崩盘,净利润相比一年前,暴跌了95%,创14年来最低水平。

过去曾是三星摇钱树的半导体业务,尤其存储芯片,如今成了公司最大的拖累。今年前三季,三星半导体业务已累计亏损12.69万亿韩元(约合688亿元人民币)
巅峰时,三星一家独占了全球45%以上的内存市场。
凭借这一优势,三星在2017年,终结了英特尔长达25年之久的霸主地位,问鼎全球半导体第一,同时还干掉苹果,成为当年全球最赚钱的企业。
然而,短短数年后,这家曾令很多企业闻风丧胆的韩国巨头,不但业绩暴跌,还一度面临罢工、减产等威胁。
很多韩国人纳闷,好好一家企业,为啥就变成了这个样。
尽管二十几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三星也曾遭遇灭顶之灾,但这一次,风暴来得似乎更加猛烈些。
在网上,有韩国网友哀叹:“我们将遭遇比25年前还要惨烈的危机,看着国家走向毁灭,我心如刀割。”
还有人吐槽政府不作为,“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算他们每天只是混日子,甚至上班时间喝酒、打高尔夫,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吧!”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底,三星半导体库存已超过1800亿人民币。
看着滚雪球一样,堆积如山的库存,不知当年牺牲一代人,也要搞半导体的韩国先烈们,作何感想?

02

牺牲一代人,也要搞半导体

1967年9月的一天,韩国青瓦台总统府。

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在这里,宴请了远道而来的半导体专家金钟基。饭后,朴正熙将他请到自己的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件小玩意,摆在了桌上。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在硅谷闯荡了多年的金钟基当然知道,这是一颗晶体管。

朴正熙表示,晶体管看起来很小,但一手提包晶体管,比韩国出口满满一个粮仓的纺织品还值钱。

“我国也想发展电子工业,请金博士帮忙。”朴正熙用渴望的目光,看着这个未来的韩国半导体之父说道。

金钟基最终被打动,投身到韩国半导体事业中。

1975年,韩国政府正式公布了扶持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那一年,韩国历史上第一批自产的晶体管,在龟尾电子工业园区下线。

彼时的韩国,在朴正熙的带领下,经过几个五年计划,虽然建起了钢铁、汽车、造船等重工业,但仍旧依赖纺织等低端产业,人民生活困苦。

困境中的朴正熙意识到,要摆脱这种局面,就必须发展高科技产业。

“只要把半导体搞好,韩国三千万人的温饱就不愁。”金钟基的到来,为朴正熙的梦想插上了翅膀。

然而,要发展半导体产业,离不开大财阀的支持。而彼时,包括三星在内,韩国几大财阀对半导体兴趣不大。

转机出现在70年代末,韩国商界开始流行一个传闻:一手提箱芯片,能抵十船矿物!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三星。

作为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小儿子,从美国归来的李健熙,不断劝父亲搞半导体。哪怕遭父亲反对,也要自己创业:“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要试试看那件事!”

在儿子的影响下,目睹了两次石油危机,以及日美半导体产业崛起的李秉喆,态度开始转变,他决定亲自下场。

然而,面对日美霸权,父子两人都低估了这场战役的惨烈性。

1984年,三星刚推出64K DRAM,内存价格就暴跌,从每片4美元,雪崩至30美分。而三星当时的成本为1.3美元。

这意味着,三星每生产一片,就要亏损1美元。到1986年,累计亏损3亿美元,股权资本全部亏光。

事实上,直到1987年,李秉喆去世那天,他也没能见到三星半导体盈利。临终前,这个为三星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拉着儿子的手,殷殷叮嘱道:“半导体更是为了我们的祖国,你一定要记住。”

▲1987年8月,李秉喆、李健熙父子,观看半导体工厂规划图

比亏损更可怕的,是技术上的代差。
由于起步晚,韩国在内存技术上与日本相差甚远。为了缩小差距,李健熙开出三倍工资,到日本疯狂挖人。
一时间,从东京飞往首尔的航班上,挤满了日本半导体工程师。
许多在美国硅谷工作的韩国人,在爱国情怀的感召下,也纷纷回国。
一个叫陈大济的年轻人,谢绝IBM公司的再三挽留,义无反顾加入三星,理由是“真想赢日本一次”。
韩国政府也给予了三星大量的资金扶持,被寄予厚望的韩国半导体之父金钟基,则在多家大财阀担任经营顾问,并为韩国培养了大量半导体人才。
在这些人的努力下,三星的技术突飞猛进。
1983年,三星开发64K DRAM时,关键技术落后日本4年。到256K时,相差2年;1M时,还落后1年。
多年的苦心追赶,最终迎来质变。
1992年,三星抢在日本人之前,推出全球第一个64M DRAM。羽翼渐丰的韩国人,随后对日本发动了生死战。
1996年,全球DRAM经历了PC时代的短期繁荣后,突然暴跌。紧接着,又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
行业不景气,东芝、富士通等日本厂商,纷纷选择收缩或停产,但彼时负债已高达180亿美元,连能否活下去都成问题的三星,却一口气新建了4个晶圆厂。
杀红了眼的李健熙,疯狂喊道:“不惜生命、财产,也要孤注一掷!”
面对韩国厂商的挤压,日本政府不得不整合国内DRAM业务,组建国家队——尔必达。即便如此,也未能挽回败局。
十年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韩国人如法炮制,在行业雪崩之际,押上全部身价扩产,故意扩大行业亏损!
日本尔必达,苦撑多年之后,于2012年被美光收购。
尔必达破产当晚,位于首尔京畿道的三星总部,灯火彻夜通明。至此,韩国人打败日本,成了存储行业新的霸主。

03

“韩国,还有救吗?”
半导体,只是韩国奇迹的一部分。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韩国经过数十年发展,在钢铁、汽车、造船等重工业领域跻身世界前列,史称汉江奇迹。
这个奇迹,源于韩国老一辈人的制造业强国梦。
1961年,朴正熙通过一场政变,登上韩国总统宝座。彼时的韩国,刚刚从战争的废墟中走出,人均GDP不及朝鲜1/3,数百万人挣扎在生死线上。
为了摆脱贫困,这个被后世称为“独裁者”的政治强人,以铁血手腕,制定五年计划,带领韩国人大举进军制造业。
然而,一个传统农业国,要想实现工业化,其难度堪称地狱级。
人类历史上,那些成功完成了工业化的国家,无不经历了一段痛苦的历史,几代人为之奋斗并牺牲了眼前利益。
韩国也不例外。
最困难时,进入韩国大城市的失业农民,挤满了贫民窟。很多韩国工人,暴露在污染的环境下,一周平均工作54个小时。
为了保护国内幼稚产业,政府切断进口,老百姓只允许购买低劣的国货。
对朴正熙而言,宁可牺牲一代人,也要换取韩国后世数代人的幸福。1964年,到访德国的他,对着远在异国他乡的韩国劳工们,立下一个悲壮之誓:

“即使我们自己无法看到,我们也要为子孙后代打下繁荣的根基!”

那是韩国历史上,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在汉江两岸,大批工厂拔地而起,工人们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生产建设中。

▲1971年4月,朴正熙出席韩国科学技术院洪陵校区奠基仪式
最能代表韩国人这种干劲的,是造船业。
1971年的韩国,一没有造船厂,二没有相关人才。就在如此情况下,韩国人却大胆进军造船业。
在朴正熙的推动下,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从希腊船王那里,争取到两艘26万吨级油轮的订单。
因为缺乏造船经验,韩国人一边建船厂,一边派大量人员去日本、挪威学习造船技术。
两年后,船厂还没完工,订单已经交付!
韩国制造业,正是在这种疯狂的进击中,完成了原始积累,并在钢铁、汽车、造船、半导体等领域,高歌猛进。
到2005年,韩国人均GDP突破1.4万美元,成为继日本、新加坡之后,亚洲第三个发达国家。
然而,在东亚这个全球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之一,韩国人的优势并不牢固。
最近20年,随着中国的崛起,韩国在很多领域,不断失去优势。先是钢铁行业,被中国碾压。
紧接着,面板、汽车等产业,被中国企业迎头赶上。连一向被韩国人引以为傲的造船业,也在近年来,被中国后来居上。
相比钢铁、汽车、造船等,韩国人更在意的,是半导体产业。
毕竟,三星是韩国最大的财团,其营收占韩国GDP的1/4。可以说,三星一家企业,左右了韩国经济。
在三星所有业务当中,半导体曾是最赚钱的。
可想而知,今年以来,当三星半导体陷入亏损的泥沼中,韩国人是何感受?
对韩国这种规模的国家来讲,最大的悲剧之一在于,很多时候,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崛起,离不开美国人为了打击日本,对它的扶持。然而,当美国需要应对新的竞争对手时,它又成了被牺牲的对象。
韩国半导体眼下的困境,固然受行业大环境的影响,但一个更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对中国出口的萎缩。
事实上,在韩国加入美国主导的限芯联盟后不到4个月,三星半导体的库存激增40%。
有外媒直截了当给出了三星陷入困境的真正原因:中国不买了。
在韩国,很多人在网上对政府追随美国的做法,表达了强烈不满。甚至有人痛心疾首道:“我们韩国还有救吗?”
自1961年开始,韩国人经过几代人的牺牲和艰苦奋斗,才换来今天的成就。然而,很多时候建起一个产业需要数十年,而毁掉它,可能只在旦夕之间。

参考资料:

[1]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磨铁的世界

作 者:张静波
来 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