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二舅,村子里曾经的天才少年;这是我的姥姥,一个每天都在跳popping的老太太。”这两天,一则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B站视频,火了。

有人回味说,看完视频,仿佛跟着二舅一起,走过了苦难而饱满的半生。

有人在追问,二舅真实存在吗?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会不会开直播?

拍摄视频的up主、也是二舅的外甥“衣戈猜想”,7月26日傍晚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66岁的二舅和88岁的姥姥,安静地生活在老家山村,二舅不会开直播。他也不希望二舅和姥姥被打扰。

7月27日,@衣戈猜想 在微博发文,称二舅和姥姥已经不在小山村了,并希望大家对二舅的关切“起于线上、止于相忘”。

像是故事,又重叠着很多人

7月25日上午8点,视频发布,很快,便开始借助各路社交媒体,广为传播。在这个看电影都追求1分钟内解决的短视频年代,网友都被一段11分28秒的视频所感染。

一千多万次播放、近二百万次点赞、随时都有十几万人“正在观看”……这些硬邦邦的数字背后,是每一个人柔软的内心。每一个观看视频的普通人,仿佛都跟着二舅、姥姥回到了精神家园。

视频里,up主“衣戈猜想”的二舅,是一个腿部残障的农村老人,和up主的姥姥生活在一起。

二舅很普通,他没有读过大学,没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没有结过婚,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残疾证都没办下来。

二舅又很特别,他没读过大学,却是天才少年,初中时还是全校第一,只是误诊落下残疾,没再读书。他没有正式工作,但却自学成为木匠,后来又自学了家电维修、中医针灸、二胡制作甚至“拆解命运”。目前,正在钻研智能手机。他没有结过婚,却有一段难以定义的感情,另有一个孝顺懂事的养女。

二舅很喜欢的两个字是“公平”,但命运对他有太多不公。不公就不公吧,见到当年误诊导致他残疾的乡村医生,他也只是笑着骂一句。二舅,从不回头看,他现在很快乐,被很多人需要。

自己的两个姐妹出嫁,二舅给她们打造全套纯手工“高定”家具。养女要结婚,二舅攒了二十万,支援买房。村里的婶、姨、伯以及不知道谁家的孩子,都会把坏了的插线板、床头灯、门锁以及玩具车,送来给二舅修理。

“衣戈猜想”说,自己是一个北漂,“也曾有幸相识过几位人中龙风,反倒是从二舅这里让我看到了我们这个民族身上所有的平凡、美好与强悍。”

广大网友们说,二舅像是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但又重叠了很多人的身影,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好像都有一个像二舅一样认真活着的人。

这里面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

“我一丁点都没有想到这个视频会这么火,一开始预估是10到15万的播放量。后来我想通了,可能有相当一部分80后、90后,童年从农村成长起来,现在背井离乡生活在大城市。每年只能过年回去一次,农村越来越新,老人越来越多。可能是这个乡土的东西,击中了他们。”

二舅的外甥“衣戈猜想”,也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他曾经是一个高中历史老师,之前拍摄的视频,五花八门,科普的、历史的、鬼畜的都有涉及。作为半全职up主,他做过1000万播放量的视频,也有过流量焦虑,但是二舅的故事,是他一直想做,“哪怕掉粉”,也要做的题材。

正好,最近他刚到而立之年,又处在一个刚刚离职、没有想好下一步做什么的阶段。于是,他带着老婆孩子回了一趟老家。“二舅一开始听说要拍视频,是拒绝的,他觉得只有明星才能拍视频。”后来,听说视频可能会对年轻人有一点激励作用,二舅才同意。

删了过去传奇的1000多字

视频的文案,是“衣戈猜想”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一开始是4800字,因为不想过于一惊一乍,删了过于传奇的1000多字。拍摄,是他媳妇用一个手机云台完成的,“画面粗劣,不完整,有抖动”。

另据澎湃新闻整理,“衣戈猜想”说:“删掉的内容里,有一个是十几年前,姥姥有胃病,突然有一天,胃疼得在床上打滚,二舅就给她找了点止疼药,针灸了几个月就好了。这件事情是我妈跟我讲的,我又问了大姨,问了邻居家的婶子和我姥姥,她们都说是真的,但我觉得这件事情未免也过于匪夷所思了,所以我都没有写。

还有一个听上去实在是过于残酷,我也删了——我妈妈在一岁多的时候从老房子上面掉下来,七八米高,当场就摔昏了,呼吸就非常的微弱,眼睁不开了。村里面很多人都来了,来了之后就说这孩子百分百是活不了了,老风俗就是说夭折的孩子不能下葬,要扔到山后面的沟里去,据说是为了孩子以后更好地投胎转世。然后姥姥和姥爷居然同意了这件事情。二舅当时是上初一,他回来之后,看见我妈躺在床上,他就抱着我妈嗷嗷哭,然后他就把家里面煮熟的红薯嚼烂,一口一口塞到我妈嘴里。差不多过了两天的时间,我妈就醒过来了,也没去医院,因为实在是太远了。”

有很多网友将他的作品,与大师相提并论。“衣戈猜想”笑着回应:“不能拿我这样的东西去侮辱名家的作品。”他只是强调,自己会受名家的影响,写作的时候,尽量做到“说人话”。

“说人话”的作品,让很多有农村经历的网友,产生共鸣。更意外的是,一些十七八岁的中学生,也在评论区留言。“这个我没想到,他们不是思考的城市化、时代转型、乡愁的问题,而是把二舅的经历,投射到他们自己的高考、复读、考研、容貌焦虑、身材焦虑上。”

即便如此,“衣戈猜想”说,他当了很多年老师,但不是人生导师,没法去教化大家,“就像二舅没有根治我的精神内耗,只是短暂性的治愈。这种精神内耗,说来说去,还是靠自己。”

认真活着的人不需要观众

没想教化大家、没想到视频播放千万、更没想到二舅会火……但一切在一两天之内,真实发生了。

“衣戈猜想”给二舅打电话,告诉他“热搜”、“B站”、“排行榜”,但是二舅并清楚这些是什么意思。尽管朋友圈里在疯狂转载,但老家村子里,除了二舅,几乎没人知道这个视频。“村里80%是老人,10%是留守儿童,他们也不用微信。”

二舅、姥姥和整个山村的生活,都没有什么改变。“衣戈猜想”自己却几乎没怎么睡觉。大量的网友评论和私信,频繁的媒体采访,甚至还有影视改编的邀请。他觉得,二舅的故事不足以撑起一个九十分钟以上的影视作品,所以对此也不是很热心。

受关注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建议二舅开直播,“衣戈猜想”觉得,应该表达一些态度,于是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回应,不会让二舅上直播。

“如果不是私信太多,不回不礼貌,我连微博都不想发。大家在这个时代,做事情没有必要榨得那么绝、那么干净。花未开全月未圆,留点儿东西不好吗。大家都安安静静地生活,非得看到一个不愉快的结尾才开心吗,我觉得这样特别不好。”

“衣戈猜想”说,他不会趁热打铁,再去找一个农村题材拍摄。他更不希望,二舅的生活被打扰。拉面哥爆火之后,各路网红把拉面哥的村镇围得水泄不通,吃完拉面流量后,又留下一地鸡毛。

“我对这个非常非常担心,我觉得二舅没有应对这种突如其来曝光的任何准备。我觉得这会让他变得不自在。”“衣戈猜想”在采访结尾,带着恳请,“我接下来最期待的就是这个视频的热度,以最快的速度降下去,然后千万不要有任何人爆出二舅住在哪个村,有人突然闯到我二舅家里。”

就像视频有一个热评里说的——认真活着的人,不需要观众。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京日报”、澎湃新闻等

分类: 人世间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